山雨欲来,荷兰北部省份农民省政府大楼前集会示威

0

荷兰农民组织已经宣布下星期三再次举行全国性大示威,再现10月1日的拖拉机大示威的场景。但是,今天下午,至少有300名农民开著拖拉机,来到吕伐登的省政府大楼前,向省政府讨说法。弗里斯兰(Friesland)省政府迫于压力,宣布撤销本周制定的关于氮气排放的措施。

今天的集会,已经造成了严重的交通问题。

该省农民对他们失去不使用的土地的措施特别愤怒,这些土地据称是产生氮气的根源所在。但是,省政府却将这些土地分配给也是因为氮气排放问题而遇到麻烦的公司,例如建筑公司。失去土地的农民将之称为盗窃。

副省长克莱默(Kramer)今天下午与示威的农民对话,并宣布立即撤回所有措施,这意味着弗里斯兰省目前没有发放任何释放多余氮气活动的许可证。

周一,将在弗里斯兰(Friesland)省举行新的磋商会,讨论最新的情况。但是,其他省份没有计划撤销类似措施。

布拉班特省也在行动

今天早些时候,布拉班特省(Brabant)也有农民抗议,约有250人前去位于登博斯(Den Bosch)的省政府,参加有关氮排放措施的辩论。

农民组织ZLTO并未明确要求参加者驾驶拖拉机前往登博斯。记者提奥·韦布鲁根(Theo Verbruggen)说,今天上午,省政府大楼门前仍然有大约30辆拖拉机。农民被允许进内,让他们告诉政治家们,围绕着氮排放政府的措施出了什么问题。

据说,辩论进行得很顺利。

辩论期间,有农民用绳子吊起了一个洋娃娃,因为农民认为布拉班特省有关氮排放的政策过于严厉。

今天下午,在瓦赫宁根(Wageningen)举行了一场关于农民和农业未来的辩论。辩论由地方报纸De Gelderlander组织,在瓦赫宁根大学校园内举行。自氮排放出现危机以来,农民、省政府、工会和环境组织等利益相关者,首次在这里进行辩论。

下星期三的抗议更加激烈?

下周三,农民将前往海牙的国会大楼Binnenhof。组织者Farmers Defence Force认为,与10月1日抗议日(当时农民的抗议活动导致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交通高峰时间)相比,参加这一行动的拖拉机更多。

另一个行动小组Agractie最初并未加入该新行动。但是,由于“内阁和各省局势的动荡发展,让农民家庭被掐住了脖子”,今天该组织表示,无论如何都呼吁属下的农民参加。

因此,光是从人数来说,就比10月1日的多得多。(黄锦鸿编译)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