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短平快(网上骗子又来了等)— 7月22日

0

网上出现利用 CoronaMelder的虚假手机短讯。

荷兰卫生部警告,不要回应手机的短信,称安装疫情手机应用程序,但是,CoronaMelder应用实际上尚未能下载。

卫生部说:“这是一个钓鱼邮件,却滥用了RIVM的名称。”


欧洲复苏基金每年荷兰须付3.3亿欧元。

经过几个月的拉锯战和四天四夜的谈判,欧盟现在有一个总额为7500亿欧元的疫情复苏基金。蒂尔堡( Tilburg)大学银行与金融学教授Harald Benink应NOS要求计算,该基金每年将使荷兰付出3.3亿欧元。

荷兰雇主组织VNO-NCW负责人Winand Quaedvlieg在布鲁塞尔说:“这对欧洲经济具有快速而重大的推动作用。”

但是,也有人批评该基金,如荷兰的科学家对欧洲研究预算被大幅削减感到不满。


欧美的主要航空公司希望能够再次在欧美之间运营,运送旅客,因此,呼吁布鲁塞尔欧盟当局和华盛顿当局共同进行疫情中航空流程的测试,以便可以重新开始客运服务。

属于国际航空集团IAG的美国航空、联合航空、汉莎航空、伊比利亚航空的母公司和英国航空,共同准备了一封信,将其发送给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欧洲内政专员伊尔瓦·约翰森(Ylva Johansson)。


比利时疫情协商委员会结束后,卫生部长德·布洛克(Maggie De Block)通知媒体VTM ,比利时在公共场所可能必须规定要戴口罩,周四将宣布更严格的措施。

协商委员会主席德·布洛克表示:“情况很严重,人们的行为甚至超出了允许的范围,甚至在户内。在这些疫情爆发的城市,很难找出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7月份荷兰消费者对经济的信心仍然很低,在过去的十二个月中,消费者对金融和经济状况的看法越来越消极。,而对未来的几个月更加乐观。

由于疫情危机,人们的经济信心远低于过去20年的平均水平。

从消费者支出中也可以显示这一点。今年5月份,荷兰人的消费远少于一年前。荷兰中央统计局(CBS)报告说,这是有史以来第二大收缩率。

总体而言, 2019年5月家庭支出同比减少了12.8%。由于酒吧、餐馆、剧院和体育馆不得不关闭,服务业的消费下降了22.4%。

与此同时,荷兰人在互联网和电话订购以及保险上花费更多。


在荷兰,二十多岁的群体是最大的感染人群。

荷兰疫情智库RIVM的最新每周数据显示,现在20至29岁的人群是荷兰受感染人数最大的群体。

但是,在三月份,这是受到新冠病毒影响最小的群体。当时,只有6.9%的新冠肺炎患者在20岁以上,只有90岁以上的组别和19岁及以下的儿童组别,感染率低于他们。

现在,将近23%的患者在20多岁,随后是30岁和40岁组别的人群,超过50岁的人目前仅占所有感染数字的29%,高于三月份的73%。

这种差异可以通过以下事实来解释:测试的扩大,有轻微症状的人也正在接受测试,而6月1日之前只接受风险人群。


Nederland, Amsterdam. 18-07-2020 Winkelend publiek in de Kalverstraat in Amsterdam. Foto: Ramon van Flymen / Hollandse-Hoogte / ANP

荷京商业街Kalverstraat希望规定戴口罩。

阿姆斯特丹的商业街Kalverstraat和相邻的Heiligeweg的零售商,对街道上的单向交通不满意。上周末,有专人在场提醒路人在街道的右侧行走,以确保游客之间的距离。经营者说这没有成功,公众最终陷入混乱。经营者现敦促市政当局采取措施,规定要戴口罩。

该商业街的经理Pauline Buurmategen对广播公司AT5说:“在荷兰的邻国,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逛商店要戴口罩。游客还问我们,为什么逛商店和购物街不戴口罩?我们已经习惯了。”

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目前正在讨论控制市中心游客数量的措施,市议会中的自民党VVD主张,在最繁忙的时间完全关闭红灯区和其他经常去的地区。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