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罗宁根大学“中国分校事件”又起波澜

0

近日有消息传出,格罗宁根大学(RUG)将荷兰纳税人的钱用于不获批准的中国烟台分校的建设,惊动了荷兰教育部。教育部表示要展开调查,如果属实,格大必须将这笔钱退回。

据格罗宁根大学顾问委员会中的学生代表Jasper Been说,现在所谓的烟台分校中,部分经费来自格罗宁根,而这是公款,也就是政府拨款。

2015年的时候,当时的教育部长Jette Bussemaker表示,如果格罗宁根大学要在中国和中方合作设立分校,只能使用私款,包括学校经营收入和私人捐款。但是,根据Jasper Been的调查,格大方面通过对财政来源“再分类”的方式,将公款作为私款,因而使用在中国分校上。这份调查,已经于星期五刊登在荷兰财经日报上,荷兰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和报道。

现任教育部长Ingrid van Engelshoven通过发言人表示,和格罗宁根大学的协议非常清楚,不能将公款用于中国分校的建设,假如经过教育督察调查情况属实,格大必须将这些公款用私款退还。

不过,大学方面马上作出否认,认为校方并没有违反协议,并出示了教育督察的一份公务消息通报。在这份通报中教育督察确认,在筹备烟台分校的过程中,校方使用的是私人捐款,也包括校方经商的收入。

教育督察发言人Daan Jansen说,格罗宁根大学当时的确很好地解释了建设烟台分校的资金从哪里来。但是,这份公务消息通报是2017年夏季作出的,涉及的是2015年和2016年的资金使用。至于2017年的资金运作,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发言人还说,没有必要再对2015年和2016年的资金使用再作一次新的调查,当时的调查已经很详细。不过,假如部长有这样的要求,我们会服从指示。

根据格大最初的预算,在中国建分校的准备费用要100万欧元,但是,由于工程的延误,实际的费用增加至280万,为此,格大需要更多的私款。但是,根据Jasper Been的调查,格大为此动用了子公司UOCG Market的“灵活的账户”。在这个账户中,格大自身的收入突然提高了45万欧元,而这45万欧元在先前的账目中是作为公共收入记录的,却将“publiek”改为“privaat”;格大将一家子公司出售给大学,以这种方式又获得100万欧元;此外,缩小了跟筹备分校有关的实际工时数,例如,校长Sibrand Poppema在2017年花在分校的工作时间只有35小时,而顾问委员会中学生代表和员工代表,认为实际用的工时多于记录的工时。

目前,教育部并没有下结论,只是表示需要认真调查;但是,假如属实,校方要用私款退还。

格大和中方合作建设烟台分校的计划,因为学校顾问委员会大多数的反对今年初已经告吹, 但是,格大仍然寻找和烟台方面的合作。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