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反思:在疫情传入欧洲前夕,专家们高谈阔论

0

荷兰媒体NOS有文章揭示,在意大利遭受疫情爆发重创的前两天,欧洲的传染病专家们几乎不担心欧洲国家会受到新的冠状病毒的侵害。从2月18日在斯德哥尔摩郊区索尔纳召开的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咨询论坛的会议记录中,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

欧盟成员国所有附属的公共卫生机构都参加了这项工作。,包括荷兰的RIVM。ECDC并没有权力,只是提供知识和资讯,在此基础上为欧洲委员会和欧盟国家提供传染病控制方面的建议。

 

 

ECDC的职员当时回答有关新冠病毒是否会对欧洲的医疗保健系统造成沉重负担的时候说:“ ECDC目前对传染病风险的估计,是在接下来的两至四周内风险程度很低。这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流感在那个时间已经达到了顶峰,而新冠病毒的传播,将在之后的某个时间开始。”

这次会议,是在意大利科多诺(Codogno)的零号患者被诊断出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两天前。此后,新冠病毒在意大利北部,从那里转移到荷兰南部等地迅速传播。

 

如何应对?

 

在ECDC进行了风险分析之后,讨论了欧盟存在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以及对新冠病毒爆发的可能应对措施。

荷兰RIVM传染病控制负责人Jaap van Dissel代表荷兰,强调了过早或过晚扩大措施规模的风险。根据会议纪要,荷兰方面还报告了“可以想象的医院床位的问题”。荷兰主要的关注之点,是‘采取措施,随着时间地方推移减缓和延迟疫情的传播’。”在会议记录的其他地方,荷兰还谈到“几乎没有个人防护设备”。这个事实已在2月18日得知。

丹麦的卡尔·莫尔拜克(Kåre Molbaek)在会议上说,如果有证据表明该病毒在新加坡和日本的人群中传播,欧洲将无法幸免,并且“有必要采取积极行动来做好准备”。

意大利代表西尔维亚·德克里奇(Silvia Declich)想知道“没有症状的患者是否具有传染性,是否应该隔离他们”。

意大利人很早就指出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没有对控制爆发措施的具体讨论

 

根据会议记录,奥萨马·哈穆达(Osamah Hamouda)代表德国坚定不移地表示,“很明显,遏制疫情的整个概念行不通,因为疾病不尊重国界,因此没有太大用处。因此,与其讨论风险,不如谈论具体的建议和措施,所有其他主题均无关紧要。”

德国的哈穆达几乎没有得到支持,只有芬兰的代表米卡·萨尔米宁(Mika Salminen)表示首肯。

“如果传播继续迅速扩散,就必须采取缓解措施,这是使爆发的后果最小化的措施。”哈穆达还警告说,在中国,很可能许多病毒感染仍在监察之下。 “如果中国未能从其居民中根除该病毒,该病毒将进入欧洲。”

几位欧洲的专家在2月的会议上指出,欧盟国家缺乏隔离和检验中国旅客、还有日本和新加坡旅客疾病症状的能力,关于检查其来源和接触调查的能力问题也提到讨论的议题上来。

 

可能出现的场景

 

然后是关于可能的场景。但是,丹麦人莫尔拜克(Dane Molbaek)错过了一个相当明显的场景,即最初成功遏制了新冠病毒的爆发,但该病毒在秋季引起了第二波疾病。

法国的布鲁诺·科尼雅德(Bruno Coignard)报告说,法国人制定了4种与ECDC非常相似的方案,科尼雅德认识到: “第四种情况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这就是病毒的广泛传播,对欧洲的卫生系统造成极大影响。”

他的爱尔兰同事凯文·凯莱赫(Kevin Kelleher)强调说,“从医疗保健专业术语的角度,这是用缓解代替遏止迈开了很大的一步。”

在会议召开之时,欧盟仅确认了45例感染病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会议纪要对此表达的关注却很少,只有个别与会者对疫情爆发的深远影响有些现实的看法。

截至2月18日,中国共有72500例确诊病例,湖北省约有60000例。

而在世界其他地区,约有450名患者呈阳性。(资料来源:NOS)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