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荷兰“辱华歌曲事件”进展到什么程度?

0

因为电台Radio 10 上星期一首辱华歌曲引起的风波继续发酵,在荷兰的华人社会中已经形成了多种意见。

本网记者获悉,直到今天为止,在荷兰华人的行动小组中尚未形成统一的意见。

今天,华人的微信圈子中又有华人和有华人网媒引述说,检察部决定起诉这首歌曲了,引述的是荷兰网媒NU.nl的报道。

这篇报道讲的是两个方面等问题:反歧视网站Discriminatie.nl和警方的网站以及检察部的表示。

先说后者,文章最后一段说:Vrijdag maakte het Openbaar Ministerie bekend dat het het coronalied op strafbaarheid gaat beoordelen. 意思就是:星期五检察部说,将评价这首关于冠状病毒的歌曲是否有犯罪事实。

这些,都是作为新闻记者在新闻中司空见惯的语言。

如此看来,有中文网站说“荷兰公诉机关决定对此歌曲作出违反刑法的定性”,这样的表述显然未符合原意。

此外,根据报道,检察部评价的是歌曲本身,目前并不涉及具体的人。

还有就是报案的问题,这里分为向反歧视网站Discriminatie.nl报案,和向警方的网站的报案。这里只谈Discriminatie.nl这一类网站,不谈警方的网站。因为向警察局的报案最终由检察部处理,也不在乎是否有多少人报案,有足够的理由,一人报案就可以立案了。

鼓励更多的人向Discriminatie.nl报告,只是一个报告者的N次方而已。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荷兰各地都有很多这样的追求平等和反歧视的机构和团体,名称各异。这些机构和团体尽管会对某种行为作出评价,但是,这种评价并没有司法约束力。Discriminatie.nl固然是全国各地的一些同类机构的联合体,作为社会团体可能得到政府的津贴,不过,即使这些机构认为某种行为是属于歧视,但是,并不能对歧视者加以约束和惩罚,只能施以道德的压力。这在荷兰新闻中已有先例。

2月12日,在NU.nl有一篇文章,访问了荷兰一位法律工作者Rikki Holtmaat 说,是否能够起诉情况复杂,是个“困难的过程”。

他说,关于投诉歧视的一种选择是向人权学院(College van de Rechten van de Mens)求助,这是个官方机构,主要任务是监察荷兰的人权,处理问题有《一般平等待遇法》的法律依据;不过,重在对实际歧视问题的处理,如因为求职或者租房子受到歧视等等。

Rikki Holtmaat 认为,辱华歌曲的问题可根据刑法来解决。 但是,检察部是否认为有足够的依据立案,予以起诉,还是个疑问。目前,检察部只是展开调查。

Rikki Holtmaat 还举出政客Wilders为例,Wilders也以歧视言论著称,已经受到起诉,但是,官司打了数年,至今也没有结果,因为Wilders拥有他的武器:荷兰言论自由,表达自由。

假如官司打起来,在这首歌曲中,对方还有一个武器:艺术自由。

Holtmaat说,不排除检察部最终认为这宗个案很有趣,觉得还是交给法官处理,而提出起诉。

这也是媒体感兴趣的问题。

说回这个Discriminatie.nl的主席Frederique Janss,他称这次事件的报告有3000多,实在太多了,差不多是往常一年接到的数字,因此他认为,不应让受害人失去报案导致立案的勇气,因为他觉得事件有象征的意义。言外之意,不言自明。

如果最终立案,打起官司,熬个三年五年,谁胜谁负?因此,反歧视任重道远。

本网获悉,目前侨界知名人士认为,华人诉求部分已经达到,但是,最关键的是,这首歌曲到目前为止还在网上传播,点击达数十万。据说,Talpa也做了工作,You Tube上的一些播送该歌曲网站已被删除,但是,同时又冒出来一些新的网站,有的还做成卡拉OK版。此外,光是荷兰视频网站dumpert.nl到今晚的点击已经达到31万,近日仍然以每天5000以上的速度增长,数量惊人。

这首歌曲,如果哼哼熟悉的旋律,是否也让华人反感?

是否会成为一首新的《Hanky Panky Sjanghai》?

日前又有消息说,荷兰教育部已经禁止在学校中唱《Hanky Panky Sjanghai》这首让荷兰华裔孩子感到不舒服的歌曲了。但是,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小学教师组织LOBOD主席Barbara de Kort 的意见而已,有华人又喻为“反歧视的重大胜利”了。

这些问题的出现,和荷兰其他一些族裔团体对“黑彼得”反感一样啊。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