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入籍荷兰,离开荷兰又返回荷兰,图的是啥?

0

荷兰市政当局越来越多地遇到入籍荷兰的移民家庭,离开荷兰之后又再次返回荷兰。他们抵达荷兰后立即申请住宅和社会救济,因为他们没有了生活的空间。但是,由于他们有劳动能力,因此无权享有更多的荷兰福利。

例如,可能是索马里裔荷兰籍的家庭,他们过去出于前往英国更容易找到工作的想法而前往英国;或因子女无法在伊拉克定居而返回荷兰的伊拉克裔荷兰人;但也有在摩洛哥逗留后再次选择荷兰的摩洛哥裔荷兰人。但是,这些移民的返回,给荷兰市政府带来了难题。

去年夏天,荷兰大城市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似乎到处都是流落街头的家庭,一些家庭被迫入住酒店。后来情况很明显,这主要涉及那些没有找到居住地点安排住宿就从国外返回荷兰的家庭,他们在这里几乎没有社会关系。

当地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不适合他们,已经人满为患,仅适合那些自己无法为自己提供住宿条件的人,例如由于严重的精神心理问题或毒品上瘾者。收容的另一个条件是该人必须与该地区有联系。

今年4月,鹿特丹、莱顿、乌特勒支和阿姆斯特丹向健康部国务秘书布洛克威斯(Blokhuis)发出紧急呼吁。 2018年下半年,有300多个入籍荷兰的移民家庭已经返回荷兰,并在这些城市寻求收容。当时有70个家庭入住旅馆和无家可归者的收容机构。

各大城市的举措

由于有关部门没有保持回归移民的记录,因此无法获得最新的回归移民数字,但是当时发出紧急呼吁的一些市政当局确认,肯定仍在增长。乌特勒支已经采取了措施。明年年初,将腾出两座建筑物,可容纳10个移民家庭。

乌特勒支副市长马尔滕·范·奥伊恩(Maarten van Ooijen)认为,作为父母,不安排好居住地就返回是不负责任的,但无论如何还是需要向他们提供帮助, “你不能让孩子在街上睡觉。”

这些家庭最多可以在这两个乌特勒支收容地点停留三个月,但是必须支付租金。他们可以在荷兰的任何地方寻找房屋。据市政当局的说法,这些移民需要一个稳定的住所,以便更好、更快地安排各种事情,例如孩子入学、家庭财务和寻找负担得起的住所等等。

阿姆斯特丹暂时在招待所中容纳了30个返回的家庭,同时,已经决定不再接纳新的移民家庭。

海牙今年抵达的移民家庭有77个,只可以容纳13个家庭。

鹿特丹无法提供最新的数字,但该市目前可容纳3到4个家庭。

在2019年1月至2019年9月期间,有25个移民家庭向莱顿社会救济中心报告。如有必要,他们会暂时住在家庭旅馆里。莱顿市政当局无法透露目前有多少家庭在使用这一措施。

哈勒姆希望从内阁获得更多的钱用于接待。今年,有8个移民家庭共约25人要求在该城市得到收容。市政当局需要这笔钱,因为需要相当长时间的照顾。由于住房市场紧张,要迁入普通房屋非常困难。

自8月底以来,阿尔梅勒(Almere)市政府一直在一个旅馆里照顾一户带4个孩子的索马里荷兰人家庭,这是在法院的压力下实行的,因为这家人的父母由于精神心理原因不能自给自足。但是,他们必须在下周三根据市政当局要求离开酒店。今年,又有8个移民家庭向阿尔梅勒市报告,要求收容。

孩子的安全受威胁

荷兰中央上诉委员会(Centrale Raad van Beroep)本月初对鹿特丹和尼瑟瓦德(Nissewaard)两名单身移民女子的个案做出了裁决,市政当局并没有义务将这样的移民家庭纳入社会照料计划中。但是根据儿童权利公约,不允许儿童流落街头,因此市政当局实际上不能对有孩子的家庭置之不理。

这些家庭被暂时安置在旅馆和度假公园中,家长必须像其他寻求房屋的人一样自己寻找住所。为了进一步“激励”他们达到此目的,有时会威胁说只能通过“安全之家”(Veilig Thuis)照顾他们的孩子。 Veilig Thuis阿姆斯特丹说,通常情况并非如此,人们通常仍会在其社会网络的某个地方找到落脚之处。

国务秘书布洛克威斯说,他仍在研究问题的严重性,与市政当局的讨论仍在进行中。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