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在家,穿着睡衣蓬头垢面工作?荷兰灵活工作法例是怎样的?

0

因今天全荷兰公共交通罢工,道路上的交通拥堵更为严重。对于许多人来说,有理由在家工作一天,但这是一个好主意吗?是的,起码格罗宁根大学的教授这样认为:“如果你作为雇主,和雇员彼此不信任,并想要控制一切,是不会允许这样做的。”

自2016年1月1日起,灵活工作法(Wet flexibel)已在荷兰适用。由于这项法律,作为雇员有权正式向雇主提出在家工作的请求;雇主没有义务一定要批准,但至少要进行讨论,并以书面形式证实还有其他的选择。

在家工作越来越受欢迎。在线职业平台Intermediair最近开展了在家工作的调查研究。研究表明,三分之二的专业人士经常在家工作,并且感到完全满意。

该研究中最常提到的优势首先是节省时间,其次可以更好地集中注意力投入到工作中,再次,不会受同事干扰,被同事的工作分心。

“我和同事想出了一款可以玩几小时的游戏”

35岁的在读博士生Merrel表示,以上三项优势都是正确的。他正在阿姆斯特丹大学攻读全日制博士学位,说: “我的办公室在阿姆斯特丹,我必须工作,但我又不住在阿姆斯特丹,我还会被同事影响。比如说,在办公室中我们曾想出一种维基百科的游戏,看谁能最快找到诸如从‘椅子’的链接找到‘卡斯特罗’的链接,的确很好玩,我们可以玩几个小时。可是,我同时还必须写上一篇文章。”

每个星期三,整个L’Oréal营销部门都可以在家里工作。负责营销的Suus Tomohamat说,在家工作很棒,不用一大早起来洗澡,不用花时间在上班的路上,可以安安静静地工作。

她说:“我每周工作四十个小时,每天都要花两个小时在上下班的路上。我住在海牙 ,但L’Oréal办公室位于Hoofddorp,所以周三在家里工作很棒。如果有必要,我还可以在床上工作,没人打扰我,我可以安静放松地工作,在忙碌的工作周中有一天这样工作,太棒了。”

格罗宁根大学的人力资源管理教授Eric Molleman说,作为雇主,你有责任营造一种彼此信任和安全的工作氛围。

Eric Molleman说:“时时刻刻检查每位员工是否在工作,不能提供安全和互相信任的工作氛围,要求一定在办公室工作的正在减少。如果你每天下午4点45分等在门口,你真的不会给你的员工一种信心。用时钟确定每个人是否走进办公室,也并不能创造一种安全的工作氛围。如果先前已经达成某种协议,那么检查某人一天的工作是很容易的事情。”

信息管理教授Albert Boonstra说,人们在办公室工作的历史相当短,是在工业化的后期。

Boonstra的专长是组织变革,他说: “我们处于后工业时代,并越来越少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在高峰时间到达办公室。”

Boonstra表示,现代关注的重点从直接的监管转向成果的产出。这位教授说:“在直接监督下,经理走来走去,检查每个人是否按时到位,我们知道这是从五十年代开始的,这套管理系统相当老套。而从产出的角度来看,就是某人工作的质量,是一种更现代化的工作方式,我们越来越多地采取这样的做法。”

 

他说,建筑工人、护士或收银员当然不能在家工作,但翻译工作、写作、会计和编程等工作非常适合在办公室外工作。

此外,如果作为雇主,给员工们施加太大的压力,员工们就无法应对。Molleman说: “他们会更频繁地请病假。”

Molleman还说,最重要的是要密切关注生产力。 “在家准备案件的律师,晚上备课的教授或晚上可能更有成效写作的作家,他们往往是内在动机,不一定要在通常的工作时间考虑自己的工作。”

Albert Boonstra称,在家工作的人睡得很晚,穿着睡衣乱走,蓬头垢面,这只是讽刺漫画的形象,而这是不正确的。

Albert Boonstra 最后说:“在办公室也可能会出现很多混乱,每位同事都在喝着咖啡,互相交谈。想象一下,如果每位员工都有10%的时间在家工作,那么交通拥堵问题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会发生什么改变?”(马小超编译)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