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向荷兰施压又一例:荷安全调查委员会被要求弱化空难报告

0

今天,荷兰媒体NOS引述《纽约时报》的消息,以“OVV-rapport over crash Turkish Airlines afgezwakt na druk uitVS”为题报道,称2009年发生在荷兰史基浦机场(Schiphol)的一宗土耳其航空公司的空难事故,美国人向荷兰的安全调查委员会(OVV)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对有关波音737 NG飞机设计错误的结论进行弱化。

这是美国的《纽约时报》根据自己的独立调查报道的,该报还与波音另一型号的飞机737 MAX近期发生的坠机事件进行了比较。

发生在2009年的这宗灾难事故中有9名乘客丧生,其中包括3名飞行员。根据荷兰OVV的调查报告,坠机事故主要是由飞行员造成的,他们对于损坏了的飞机高度计提供的错误信息的反应为时过晚,让飞机降落在史基浦机场之前进行减速的动作不够充分,最终飞机停在了史基浦机场的跑道Polderbaan附近的一块野地,碎成两截。

《纽约时报》指出,经过包括波音公司和美国航空局(FAA)在内的美国有关方面的评论后,荷兰的调查委员会很大程度上将Sidney Dekker教授的部分调查结果从官方的调查报告中删除。

教授Sidney Dekker接受OVV的委托,负责调查这宗飞机失事事件中的人为因素。这位现在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教授,专门研究灾难中的人类行为,他以前是波音737的兼职飞行员。

Sidney Dekker教授对《纽约时报》说:“这宗事故是一项对从未被认真对待的错误的警告。”据他和另一位匿名消息人士称,波音公司和美国联邦航空局已成功地将责任归咎于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而不是波音737 NG的设计错误。而Dekker教授的调查则强调了设计错误及其灾难性后果。

据荷兰安全调查委员会OVV的说法,美国的波音公司在2009年土耳其航空飞机坠毁前的五年,就知道传感器的损坏可能会导致自动驾驶仪对降落速度的误判,但波音公司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安全隐患,因为飞行员总是会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干预。

波音公司针对该问题进行了软件更新——就像后来的737 MAX一样——但不适用于该机种的旧型号,而坠毁的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机就是这种较旧的型号。Dekker的报告还显示,飞行员手册中未包含有关高度计可能发生故障时候的重要操作信息。

对教授的调查结论没有给予重视

Dekker教授的另外一些结论确实出现在OVV的报告中,但据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航空分析人士称,他的发现没有得到正确的重视。根据Dekker的说法,他的90页报告中,只有大约一张A4纸大小的内容被包含在最终的报告中。

《纽约时报》说,在制造波音737MAX时,关于这些设计出现错误的知识可能会有所帮助。两架这种类型的飞机分别于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在印度尼西亚和埃塞俄比亚坠毁。由于设计错误(如不可逆转的传感器损坏),飞机的头部会自动向下,飞行员无法改变。

波音的回应

作为回应,波音公司在该报上说,737MAX和土耳其航空飞机的事故无法进行比较, “与根本上不同的系统设置和飞行阶段有关。”

波音公司表示,与调查机构进行深入合作是“习惯做法,而且是必要的”。

而据美国联邦航空局称,所有事故发生的外部情况都是“独特的”。

荷兰安全调查委员会前主席回应否认受压

荷兰王室成员Pieter van Vollenhoven曾经担任荷兰安全调查委员会OVV的主席,这位前主席却否认该报告经过调整。

他在NOS电台新闻上说:“研究委员会的确经常受到压力,但是我敢举起手发誓说,这对我们的报告没有影响,我们非常重视调查的独立性。”

Van Vollenhoven指出,2009年的事故发生前,波音和土耳其航空已经意识到飞机高度计的问题。“您可以手动关闭,这已经在此前的两次飞行中发生过。因此,波音公司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安全问题。”

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航空专家Joris Melkert 认为,OVV在其结论中并未受到波音公司的影响:“习惯上让所有相关方对报告草稿做出回应,OVV然后权衡他们的意见。我认为他们只是按照程序完成而已。”

此外,Melkert说,波音公司在OVV的最终报告中没有被放过。“在该报告的十一项改进建议中,有四项最终落在波音身上,批评绝对不是温柔的。”

事件已经引起荷兰第二议院的关注。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