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坐佛像追索案荷兰再次开庭,福建村民代表出庭听证下月裁决

0

综合消息报道,昨天,中国福建村民追讨一尊肉身坐佛像的个案再次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地方法院开庭,经过控辩双方的陈词之后,法院将于12月12日作出裁决。

作为被告的荷兰商人范奥维利姆(Oscarvan Overeem)昨天出庭陈词,据荷兰媒体NOS报道,他情绪激动,偶尔用手拍打在桌子上,并称“如果有许多污泥泼到你的身上,那就做个了断吧。”

荷兰商人范奥维利姆称,2014年年底他把当时他拥有的这具肉身坐佛像借给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一个展览展出的时候开始带来麻烦,送展前经过扫描已经知道,佛像里面,有一具僧人的肉身,呈莲坐的姿态。

中国福建阳春村的村民,得知佛像展出的消息,马上认定,这尊佛像在当地普照堂被供奉了上千年,于1995年12月15日发现被盗。他们称为“章公祖师”。据说看到佛像照片的时候,村民的眼泪都迸发出来了。

2015年3月,由于引起广泛关注,范奥维利姆随即撤展。

但是,中国的村民一直为追讨佛像而努力。经过和范奥维利姆的多次谈判没有结果,因此,村民通过荷兰法院兴起诉讼,希望以法律手段追回佛像。

范奥维利姆在法庭上称,他原本是愿意归还的,但是,后来听说村民跟他玩游戏,这种想法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了。他怀疑:他1995年以4万欧元买回来的这具佛像就是阳春村失去的佛像吗?他称自己进行了一番的研究,证明不是。

范奥维利姆说,他被告知,佛像左手的食指和拇指之间有一个洞,大到足以把一根手指塞进去;此外,佛像的脖子曾经断裂过,但是,自己拥有的佛像没有这种情况。于是,他称作了高科技的扫描,证明的确不存在中国村民所说的“左手有一个洞”这种情况。但是,他在法庭上没有出示他的“高科技扫描”的图片。

代表中国村民的荷兰律师霍尔特赫伊斯(Jan Holthuis)质疑被告所说的故事,他说:“我怀疑这样的调查是否真正很好地执行了,因为范奥维利姆没有曾经允许过独立专家作出研究调查的证明,而现在,他又说,佛像已经不在他手里了。

范奥维利姆说,基于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也在2015年已经将佛像脱手,但是谁是新的主人,他说根据协议不能透露。但是,只说他是个中国人,不过,不知道他的中国名字,他使用的是英文名,从来没有说他的中文名。范奥维利姆称,即使是英文名可能也是个虚拟的名字,就像通常的交易一样。

范奥维利姆在法庭上还说,无论他的生意还是私人生活,都受到佛像事件的困扰,这个人愿意帮助他,说出了他的计划,自己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于是双方达成了以物易物的交易,因此没有留下任何的文件证明,因而也不知道此人的去向。“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因为说出了名字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范奥维利姆说。

荷兰律师霍尔特赫伊斯认为范奥维利姆说的是一个奇怪的故事,这是双方的勾结,目的是把佛像藏起来。他认为,目前佛像还在范奥维利姆手里。

范奥维利姆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认为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也不知道新主人想做什么,但是他称,他知道新主人也想把这个佛像拿回中国。

据中国新华社报道,代表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和东浦村的6位村民代表出席了听证会;应福建村民要求,荷兰法庭已对荷兰藏家电脑里有关佛像转手交易的信息数据实施取证固定行动。

在去年7月14日举行的首场听证中,范奥维利姆已经当庭坚称用佛像与一个希望保持匿名的“第三方”交换了其他艺术品。福建村民代表要求法庭命令被告披露其所述“交换协议”及“第三方”身份,要求法庭宣布“交换协议”非法且无效。

据悉,荷兰检察官和法警已进入范奥维利姆在阿姆斯特丹的住处,从他的电脑中复制了所谓“交换协议“及与“第三方”身份有关的特定信息。相关数据现由独立第三方保管。

原告方曾申请获得这些数据,法庭未予批准。霍尔特赫伊斯说,法庭驳回原告申请可能是出于保护个人隐私的考虑。“我们将根据法庭判决考虑是否再次提出申请。”

霍尔特赫伊斯说:“被告继续拒绝提供已将佛像转手的证据、拒绝公布‘第三方’身份,对其所述事实一直未予澄清。福建村民提出单独动议,要求法庭取证固定,法庭予以批准。”

法院将在12月12日作出裁决。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