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一个主动封锁的村庄,“巴斯曼方法”受关注

0

荷兰德文特(Deventer)附近的巴斯曼村(Bathmen)不想等待新的限制措施,于本月初进入自愿封锁状态。根据市长的说法,这是行之有效的:尽管新冠感染数字在荷兰全国范围内呈上升趋势,但最近几周他们在巴斯曼发现的感染较少,而且病例都是来自村外工作的人。现在,荷兰其他地方也开始对“巴斯曼方法”感兴趣。

近几周来,这个上艾瑟尔省(Overijssel)村庄的居民定期看到一些摄制组和摄影师在“封锁村”的周围走动。自助餐厅De Brink的迈耶霍夫(Annebritt Meijerhof)说:“这很有趣,虽然这里没什么可看的。”

为预防起见,她丈夫父母家的酒吧已于9月底关闭,原因是当时巴斯曼的病毒感染数量也很高。她说: “但是,现在我们的自助餐厅更忙了。”

- 推广 -

最近几周,迈耶霍夫对村庄的明确规定感到非常满意,该规定现在荷兰全国的一些地区也适用。 “在放开一切的时候,要明白什么允许和什么不允许,是比较困难的。”

 

 

曾经遭遇病毒强烈袭击的村子

 

这个村庄有6000居民,今年春天,病毒严重袭击了一家养老院。 9月底,当这里的病毒感染数量再次上升到每天约43例时,德文特市长克尼格(Ron König)决定与村里的各个团体和企业家交谈,共同决定了自愿实行封锁。体育协会停止了所有活动,在Braakhekke大厅里的表演被取消了,在超市中必须戴上口罩。

居民还收到了市政府的信件,要求他们尽可能多地呆在家里,尽量减少接触。

据体育协会ABS主席Willem Berends称,这些措施非常严厉, “每个人都有些害怕,人们认为真的必须待在室内,而外面的人开始避开巴斯曼村,但这有所帮助,运动少了,不去球场踢足球了。虽然一起坐在汽车里,挨得很近,但是,一般是自己的家人,也只是很短暂的时间。”

迈耶霍夫看到,人们时不时地外出散步,经常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但是,每个人都遵守疫情的规则。

巴斯曼的方式引起了关注,荷兰媒体NOS电台采访了该市市长,实际上也是该村“村长”的克尼格。他说,在封锁之前,德文特(Deventer)感染数字的一半是在巴斯曼村发现的,而现在,这里的数字“可以忽略不计”。

由于GGD的工作繁忙,市长目前无法提供过去几天的准确数字。但他强调说, “目前绝对不是完全处于控制之下,但是,如果坚持三个星期,可以看到这种方式的确有效。”

此后,自愿封锁已解除,18岁以下的年轻人重返运动场,当然,荷兰政府的限制措施仍然适用。柯尼格说,“巴斯曼方法”已经引起了其他地方的关注。 “来自特温特的一位同事打电话给我,那里的感染现在正在大大增加。他问,从巴斯曼的方法中我能学到什么?”

 

 

一个团结紧密的社区

 

根据克尼格的说法,封锁之所以如此有效,是因为村庄的团结。 “这是一个彼此紧密联系的社区。开始时,封锁的决定在村里实行是有风险的,因为村民们在一起度过了很多时光,一下子要彼此隔离,有点不习惯。当他们发现事情进展不顺利时,也共同做出了决定。限制接触,特别在那里是最有效的。”

迈耶霍夫认为,“巴斯曼方法”可能无法在所有地方同样有效地复制, “也许我们现在是荷兰其他地区的榜样,但这是在一个村庄里,比在一个大城市里做起来容易。但是谁知道,万一第二波之后还有第三波浪等着我们,这可能就是我吸取的教训,学到的东西。”(资料来源:NOS)

 

- 推广 -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