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为此准备:病床和药物短缺怎么办?选择收治,使用兽药

0

据荷兰NOS记者Mitchell van de Klundert的署名报道,荷兰重症监护协会(NVIC)收紧了重症病床短缺的指南。

当冠新冠肺炎引起的荷兰重症病床不足时,荷兰重症监护协会收紧了重症医生的指南。这可能导致在重症病床中不再为病人做人工呼吸的抢救,或者不再收治生存机会小或预期寿命也不长的病人。

如果短缺程度继续上升,在极端情况下,将不再接纳70岁及70岁以上的人。

在已经存在的“疫情大流行情况”中,已将收紧的指南,添加到“疫情的第三阶段”中。

不过,目前荷兰还没有达到这一阶段。

目前是所谓的“第二阶段”,这意味着仍然有足够的重症病床可用。目前,荷兰与有关方面也正在努力进一步扩大重症病房的容量。据NVIC的说法,从第二阶段转到第三阶段,必须由卫生部长亲自拍板决定。

到今天为止,荷兰的重症病床还足够,据重症监护协会(NVIC)称“不用担心”。

使用兽药让病人保持睡眠

据荷兰NOS新闻记者Rinke van den Brink的署名报道,荷兰将允许医院在重症病房中临时使用兽用药物,以使需要通气的人入睡。这是异丙酚(propofol)的替代品,这种人类药物的库存也几乎没有了,全世界都在寻找这些药物。

丙泊酚在兽药中也用作防腐剂,也可在其他一些人类药物中使用,因此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药剂师不能自己制作异丙酚,他们将竭尽所能,使用让患者保持睡眠的另一种药物的组合:咪达唑仑(midazolam)和芬太尼(sufentanil)。

经过广泛的研究

星期一,荷兰医院药剂师协会和乌特勒支大学兽医学院药剂师回答了兽医用的异丙酚,是否也可以用于人类的使用,回答是“是”。

当被要求做出回应时,卫生部督察(IGJ)以及药品评估委员会称,已经开始调查使用这种兽用异丙酚使人们在重症病房中入睡的可能性,结论是可能的,IGJ称,可以保证安全和质量。

在临时许可使用该产品之前,已经进行了质量测试。结论是:“现已发现,已获批准的兽药产品可满足与现在因新冠肺炎疫情而不足的人类产品相同的高安全性和质量要求。”

一点点的帮助

另外,兽药制造商目前也无法提供大量兽用异丙酚。另外,应该给人类以比宠物高得多的剂量。此外,新冠肺炎患者要通风几周。

根据IGJ的规定,对兽药的生产和人类药品的生产都设定了相同的质量要求,相同的欧洲指令适用于两者,IGJ以与人类药品相同的方式,控制着兽药的生产。(资料来源:荷兰NOS)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