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公司失去荷兰订单,败在中国公司手下分外不爽

0

据荷兰埃因霍温日报报道,荷兰的一宗创纪录的订单被中国公司比亚迪(BYD)夺走了,这令荷兰商界和政界感到很不是滋味,该日报以此为题连续发表报道。

本月11日,该报报道说,荷兰上艾瑟尔省Overijssel地区公交运输公司Keolis向中国公司比亚迪采购259辆电动巴士,这让荷兰两家电动汽车制造商VDL和Ebusco愿望落空。特别是VDL,这家公司十分看重荷兰和比利时的市场。虽然,该公司本周宣布了比利时弗拉芒运输公司De Lijn的200辆公共汽车订单这一成果,但并不能弥补在荷兰的上艾瑟尔省输给了中国竞争对手的重大损失。

为什么Keolis实际上选择了比亚迪的电动公共汽车?该公司发言人将比亚迪电动公交车的“良好体验”作为理由,而比亚迪电动公交车已经在阿尔梅勒和乌特勒支运行。发言人说:“比亚迪提供了良好的价格和质量的性价比,而且,比亚迪作为电池制造商在电池组领域中具有多年的经验,在知识上具有领先地位。”

电池的大容量

Keolis表示,已要求包括VDL和Ebusco在内的多家供应商报价。发言人说,VDL必须在电池容量以及巴士可抵达路程上达到要求,“高电池容量使我们可以保证我们在全省范围内行驶的许多区域的线路。但是, VDL计划中没有我们想要的车辆,此外,也不能保证车辆可以按时交付。”

VDL在一项反应中说,“在招标的第一阶段,不可能有更大容量的电池产品,而在第二阶段则可以。”该公司还表示,已经“提供了可以及时交货的保证”。

而据Keolis总经理彼得·比耶维尔兹(Peter Bijvelds)说,在与Ebusco的比较中,“比亚迪的良好经验和电池的大容量”是决定性的。但是,他承认下订单的时候,“有些方面赢了,有些方面却输了”。他指的是Ebusco的电动巴士的电池容量,比比亚迪的要大。

订单引起从省议会到国会的讨论

在上艾瑟尔省,让比亚迪获得订单而VDL付出代价引起了讨论。自由党PVV的省议员Joeri Pool认为,该省是有意“放弃”VDL。该党指出,VDL为上艾瑟尔省就业做出了贡献,例如通过挽救了位于亨厄洛(Hengelo)的西门子的工厂。自由党认为,选择了“中国国有企业”的比亚迪,对于荷兰制造商而言是不公平的。

据报道,荷兰政府最近给欧盟提交议案,以对付包括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欧洲委员会必须有权力对付包括来自中国的低价这样的“扭曲市场”的行为。

荷兰基民盟CDA也就比亚迪的订单在荷兰国会提出同样的问题,该党想知道如果欧洲采取措施,是否会导致这宗公共交通合同招标的不同结果。

专家的观点

乌特勒支大学的欧洲和国际采购法教授Elisabetta Manunza明确指出,该主题很复杂。从法律的角度来看,确定适用的法律本身就不容易,因为“外国公司(通过子公司)在荷兰或其他欧盟国家/地区建立了自己的分公司,这使得很难将一家公司视为非欧洲公司。”

当涉及到公交车订单时,从法律角度来讲,该省首先由省政府与Keolis签订公共交通合同,而选择什么样的提供公共汽车的供应商不是该合同的一部分。如果如VDL所言,将公交车的供应商规定为当地(荷兰)生产商,则违反了欧洲的采购规则,这将意味着歧视其他欧盟成员国的供应商。

这位教授认为,上艾瑟尔省如果希望运输公司选择一个非中国的供应商,这样则不能“为承运人组织招标”。她说:“您只能在要求中提出包括环境和社会条件的选项,例如,必须以可持续的方式生产公共汽车,或者生产者与雇员有良好的雇佣合同。”

她与奈梅亨的拉德布德大学(Radboud University)的同事Pieter Kuypers教授也提到了一些可以提出的具体要求,例如,要求公共汽车的维修服务点可在半小时之内抵达, “尽管这可以由中国供应商通过在当地开设小型服务点来解决。”

就比亚迪而言,问题在于应将其视为中国公司的程度。

比亚迪欧洲总部位于鹿特丹附近的斯希丹(Schiedam),而在匈牙利和法国拥有公共汽车工厂已有两年了。比亚迪还从中国出口电动巴士。

据比亚迪发言人称,将在哪里为Keolis生产259辆公交车,目前尚未确定。匈牙利的工厂将根据当地的生产能力在当地生产用于荷兰公司Keolis的巴士。“我们还保留了在中国工厂的产能,以满足需求。”比亚迪发言人说。

根据Pieter Kuypers教授的说法,鉴于采购合同中有关货物来源的条款,生产地点仍然很有意思,缔约方可以拒绝其产品中的一半以上来自“第三国”(例如中国)的招标。

应该如何定义中国、欧洲或荷兰的公共汽车?如 VDL在荷兰和比利时生产电动巴士,但在其他地方购买零件。例如,使用了来自亚洲的电池,并使用了来自西门子(德国)、康明斯(美国)和FPT(意大利)的发动机。另一家荷兰制造商Ebusco将来自芬兰的钢材在中国焊接成汽车底盘。

假设比亚迪在法律上仍可以被视为中国公司,但是也不能简单地将其指控为不正当竞争。为此,合同的缔结方必须证明有可能来自国家援助的异常低价。

Manunza教授喜欢在更广泛的政治背景下考虑这个问题。她指出,中国尚未签署一项有关公共采购的国际条约,而欧洲成员国以及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和日本等国家已签署了《公共采购总协定》(Het General Agreement on Public Procurement i)。条约规定,在一定条件下,各国必须相互承认政府的合同,会员国承诺,不偏向当地供应商。

Kuypers说,如果中国加入这个条约,中国公司可以直接注册进行欧洲公共采购,“与此同时,中国应向欧洲公司开放其公共采购市场。”

最终,Manunza说,问题是“荷兰在与中国和其他国家进行贸易的时候,对于我们的环境和社会需求以及基本权利了解的程度如何。这不仅是政府必须问自己的问题,也是消费者必须提出的问题。”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