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北方媒体评论中国经济与荷兰经济

0

正当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之际,荷兰也十分关心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走向。荷兰政府也正在制定“中国战略”,为此,荷兰北部媒体rtvnoord的经济编辑Loek Mulder特别整理了中国经济对荷兰格罗宁根影响力的资料,并大致分析了这种影响力的大小,以及未来的趋向。从荷兰的一个省份看全国,看看荷兰应如何和一个有13亿人口的中国打交道。

文章说,从表面看来,Trekpleister、Kruidvat、香水连锁店ICI Paris XL,都已经落入华资的手中,甚至街角的快餐店,经营者也是中国人。从购物街的典型形象来看,中国公司已经着实存在,中国经济已经渗入了荷兰。

但是,与此同时,荷兰有对中国人扩张欲望的担心,这可能是以牺牲企业公司的独立性为代价的,引起荷兰对自身安全和来自中国的“间谍活动”的担忧。比如说,在5G网络建设的问题上中国华为扮演的角色的议论,以及中国员工在荷兰芯片机制造商阿斯麦(ASML)中窃取敏感知识的行为。简而言之,一些荷兰人担心,中国人对荷兰经济和公司的控制力不是太大了?此外,很多人没有注意到,沃尔沃(Volvo)车主驾驶的,实际上也是中国的汽车。因为这个瑞典品牌自2010年以来已经被中国浙江吉利收购,是其旗下的子公司。

于是,rtvnoord的经济编辑进行了简单的搜索,看看北方有多少中国的公司,得到了北方投资公司NOM的帮助,得出结论说:不多,只有18家,规模大小不一。

这些中国公司,其中10家在格罗宁根,其中一家已经破产,是软件公司Embed;

另外两家公司Bohnen Beheer和Synspec隶属于同一家中国的母公司;有些一人贸易公司(Aland Nutrition,Winschoten)或商业服务公司(CEBB Jiangchuan )和一家游戏公司Serious Fish;中国公司ROE Visuals在Leek也设有分公司。

目前中国影响在北方有限

文章说,任何有点规模的(中国)公司在北方数量有限,这涉及在Ten Post的中国大型企业XCMG集团旗下的的AMCA Hydraulics Control;在

Winschoten的去年被收购的废纸贸易回收公司Waste Paper Trade,东主现在是中国的Cycle Link International,后者由Focused Photonics拥有四分之三股权;Winschoter的消防车制造商Ziegler也通过德国的母公司由中国公司CIMC ENRIC控制。

其实,荷兰北方投资公司NOM的外国投资经理Sander Oosterhof并不十分关注中国,他说:“有趣的是,每个人都非常关注中国,但中国在荷兰北部投资的规模却实在很小。我认为无须过多地关注中国。”

Sander Oosterhof认为,荷兰考虑制定“中国战略”这很好,但他认为这对荷兰北部地区并不重要。 “中资公司并非我们的引资目标,我们着眼于我们的强项和特别的行业,例如绿色化学和可持续能源。我们也正在寻找这些公司,但是这些公司一般不在中国。”他说。

日本公司更加重要

对于荷兰北部而言,日本的经济活动目前对该地区更为重要。例如,不仅在就业方面,日本纤维生产商Teiijn在Delfzijl和Emmen设有工厂,员工人数都超过一千人,日本公司也表现出对参与该地区的经济活动更感兴趣。

日本龟甲万(酱油Kikkoman)在Hoogezand的自然保护区Zuidlaardermeer投资,Sander Oosterhof 认为“他们忠实可靠”。他也强调,目前外国投资主要来自美国和其他的亚洲国家。

中国的兴趣日增

尽管如此,格罗宁根经济委员会(EBG)看到中国对北部地区的兴趣日益浓厚。 该委员会的Roy Boxmeer说:“在我为EBG工作的一年半时间里,我曾经和六家中国公司坐在一起。”

他为EBG招聘公司来荷投资,现已经有两家(中国)公司入围候选名单,正在考虑在该地区设立生产线和进行产品组装。

Roy Boxmeer不能给出这些(中国)公司的名字,但他确实想说这两家公司中的一家,希望让他们在自己国家生产的建筑机械适用于欧洲市场。 “例如,为中国市场制造的起重机对欧洲司机来说太小了,那必须进行调整改造。”

Boxmeer表示,这些公司正在寻求空间和金融环境:“我们可以通过RIG激励计划帮助他们获得补贴,并为他们提供了有利的融资计划。”

Rien Segers是格罗宁根大学亚洲商业文化教授。他现在是希望与中国合作伙伴做生意的公司的顾问。他承认,事实上,目前中国企业(在荷兰北方)的影响力仍然微乎其微。

不过,他说:“但中国人悄悄地在做,他们进入荷兰,然后他们采取行动,神不知鬼不觉的。与此同时,他们正以各种方式获得知识和影响力,包括我们的管理者。这像浮油一样蔓延,突然间每个人都看到,居然有这么多的中国人。”

理发师的椅子

这位教授说,这不是过去几年出现的方式,中国人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使用这一战略。在荷属东印度群岛,许多中国人将自己定位为理发师。当然,在理发椅上,顾客的脑袋任由他们摆布。Rien Segers说,这是一种侦察的方式,一种侦察员,有点像现在格罗宁根的中国留学生。

Rien Segers说,中国政府非常鼓励出国留学。这些学生把从这里获得的知识带回去,并将其传递下去。

中国起重机

Rien Segers说,中国的扩张主义在非洲,以及在邻近的希腊和葡萄牙显而易见。中国在非洲各国建设了公路、港口和铁路,以换取当地的原材料。

在欧洲,中国人拥有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从战略看,这是从中国到欧洲的重要路线中的一环。Rien Segers说:“这个港口在十年前根本没有什么, 但你现在必须看看,所有的中国起重机都非常繁忙。”

Rien Segers说,这就是中国人行为方式的特征。他们正在寻找战略利益,他们花时间这样做。 “中国人是不可避免会来的,我们必须像小鸡一样等在那里。我呼吁北部地区迅速行动起来,可能有点担心,但是,也没有什么,静观其变。”

Rien Segers说:“中国正在发动没有坦克和飞机的战争,他们正在以经济影响力征服你的国家。害怕是错误的态度,但你必须保持警惕,最重要的是你必须看到发生这一切的可能性。”

设立“一带一路”办公室

教授说,作为良好的开端,就是在荷兰北部设立一个“一带一路”办公室,将中国的“新丝绸之路”带到荷兰北方。这个由中国政府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BRI)正致力发展中国到欧洲的公路、铁路和航运运输,以荷兰鹿特丹为终点之一。

“新的铁路线将在30小时内以每小时400公里的速度从北京抵达欧洲。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已经能够部分地实现了。“他说。

这位中国问题专家说,这被视为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 因此,格罗宁根大学、Hanzehogeschool高等学院、省政府、NOM和 Hup,以一带一路为纽带结合在一起,这将提供一个很好的视角。

Rien Segers认为,一旦这个办公室设立起来,中国公司将跟随我们的脚步,减少对传统贸易的关注。据他说,那种传统的互访通常只不过是“一次制度化的快乐旅行”,产生的后果很少。

华为在北部的合作项目

尽管有各种恐惧或受约束的感觉,参加北部和华为合作的5Groningen项目的Peter Rake仍然信任中国电信合作伙伴华为。华为一直遭到抨击,被指涉嫌通过设备的后门收集数据。

在这个项目中,华为为格罗宁根的超快速互联网项目提供5G天线和其他电信设备。

Peter Rake 说:“这些指责是出于地缘政治利益的驱动。 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因此我们认为没有理由调整合作。但是,我们的确保持评判的态度注视着可能出现的风险。”

Rake说,5Groningen项目提供新的知识和专利,这也有利于华为。 项目中的合作伙伴都可以使用这些知识和专利,但却不能单独拥有,这对所有合作伙伴来说都是一样的。

Synspec公司的体会

自2012年以来,位于格罗宁根的Synspec公司中的75%的股份,已经为中国的Focused Photonics公司拥有。 Synspec是一家测量空气质量的仪器制造商,经理Wouter Lautenbach表示,在收购时,有意识地选择了中国的收购者。

这家公司在中国销售Synspec的仪器设备,因此很希望后者能够入主。

“这也为保住工作机会提供了良好的保障。”Synspec的经理解释说, “我们还与来自美国的一家公司进行了交谈,但我很确定该公司在五年后会离开了这里,这已有先例,如在Roden 的Cordis。”

Wouter Lautenbach说:“中国股东不会在Synspec内施加任何影响,我们完全是独立自主的,没有来自中国的监事会或理事会的成员。所有重要决策都需要投票表决,这意味着没有来自中国的干预。”(黄锦鸿编译)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