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因新冠肺炎入院的半数为中年人,中国意大利提供了什么数据?

0

荷兰重症监护病房协会(NVIC)主席Diederik Gommers在接受共同日报AD网站采访时说,目前,荷兰重症监护病房中有40至50名荷兰新冠肺炎患者,一半以上不到50岁,还有年轻人。

这位重症监护医学教授本人,也是鹿特丹大学医院(Erasmus MC)重症监护组IC的负责人,他强调说,受新冠病毒感染的不仅是老年人。“主要是新闻中报道的多是老年人,老年人被感染后死亡的更快。新冠病毒的死亡率大约占总人口的2.5%,而在老年人组别中,是大约15%。不过,目前荷兰患者中有一半以上未满50岁,甚至有更年轻的。”

专家解释说,通常的流感,也有年轻人接受重症监护。“可以看到,在流感的流行时期,有人患上严重的双面性肺炎。不过,也有老年人无需接受重症监护的。”

16岁的重症病人

昨天,RTL Nieuws报告了一个来自Breda的16岁少年,该少年感染了新冠病毒,目前在伊拉斯谟大学医疗中心的菲亚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他的家人呼吁,“让整个荷兰醒来,认真对待这种病毒。”

该IC专家表示,由于新冠病毒感染而需要接受重症监护可能需要数周时间。伊拉斯谟医院(Erasmus)的两名患者现在已经依靠机器进行呼吸了三个星期了,而重症监护病房的一般其他病人,呆在病房中的时间都较短。”

荷兰医生还获悉了来自意大利伦巴第的患者的数据,证实了有关年轻且相对健康的人也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事实。“最年轻的需要插管的患者是一名16岁的少女,还有两名患新冠肺炎的儿童被送入儿科IC进行观察,但不需要额外的治疗,“这些信息在荷兰医生中广为流传。”

在意大利地区,第一位接受呼吸机治疗的患者在身体相对健康的情况下,也治疗了18天。“这是一个38岁的人,他身体本来很健康,曾经参加过马拉松比赛。”

肥胖是主要的危险因素

意大利伦巴第所有新冠肺炎患者的平均年龄为70岁, 根据该地区的信息显示,“需要接受重症监护的主要危险因素是肥胖”。

不过,新冠病毒从母亲到未出生婴儿的传播“似乎没有发生”, 这是基于三名经过测试证实为阳性的母亲,所有这些母亲都生了一个对新冠病毒呈阴性的孩子。

在中国,也观察到了同样的情况。

这些信息,可以在基于意大利地区的资料分发给荷兰专家的文件中读到。

“休息和控制”

据Gommers说,在荷兰,护理重症患者的科室很忙,需要不断的护理和监测,“但是由于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所以工作仍然能够进行。今天,我打电话给布雷达和登博斯的医院,那里很安静,有所控制,有条不紊。”

目前,根据这位荷兰重症监护病房协会的主席所说,“大约有40至50人在重症监护病房,即今天早上的情况。例如,在布雷达医院,大型的重症监护室中有8至10名患者,大约占总容量的30%,这比我最初预期的要忙一些。”

一项基于近45000名患者的中国研究表明,老年人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最高,80岁以上人群的死亡风险几乎是15%,对于70多岁的人来说,这一比例是8%,而青少年为0.2%。

据Gommers的研究,在来自中国研究的首批45000名患者中,“约有5%处于重症监护,约有15%最终住院,总共为20%。计算住院人数没有意义,疫情之后,只能通过比较死亡人数和人口总数,来判断这种新冠病毒的致命程度。”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