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媒体专访华为安全主管Jaap Meijer

0

荷兰媒体RTL Nieuws今天发表对华为(荷兰)的网络安全主管Jaap Meijer的访问,记录如下。

 

谁可以代表华为发言?(荷兰)政治家和专家一直怀疑,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在荷兰帮助建立新的5G网络,究竟有多安全?对中国政府间谍活动的恐惧是否合理?华为(荷兰)网络安全官(cyber-security officer)Jaap Meijer接受了RTL Nieuws的专访。

 

记者:您了解这种怀疑吗?

Jaap Meijer:是的,我们确实听说了一些。自2012年以来,美国参议院一直对中国政府与华为之间的关系表示担忧。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在忙于展示我们如何运作,以及如何使我们所做的事情可控。

 

记者:中国政府对华为的影响有多大?

Jaap Meijer:华为是一家私营企业,其员工拥有100%的股份。华为绝不会受到中国政府的压力,我们也从未被要求允许访问任何的数据。

这意味着华为将完全自主运营。我们当然要遵守中国法律,这表明,当收到政府的书面要求时,中国的运营商必须允许访问。不过,华为不是运营商,也不是网络的管理者,我们只是网络产品的供应商。

 

记者:所有到过中国并沉迷于中国经济的人的观察都表明,中国共产党正在扩大对经济的控制。每个公司的董事会或重要职位上都有党的人。为什么这不适用于国外的中国公司?

 

Jaap Meijer:没错,在中国,员工人数超过250人的公司规定必须配备一名党员。这些是具有监察作用的人。员工待遇好吗?您可以将其与(荷兰)工会的角色进行比较。这个职位没有实际操作的控制权,这是中国所有公司的义务。

 

记者:中国政府的人员,也在荷兰的华为还是在其他欧洲国家的华为分支机构工作吗?

Jaap Meijer:没有,那只发生在中国的总部。

 

记者:华为能保证其不会被中国政府用来在荷兰从事间谍活动或破坏活动吗?

Jaap Meijer:我们可以作出保证。我们为设备设立了严格的框架,没有人可以对此进行更改。当我们将设备交付给网络管理员后,我们就将密码交出了。我们还确保,将所有密码都传送给客户并完全可以重置。从那一时刻起,华为将不再能够访问网络,网络的管理者始终处于对网络的100%控制。

 

记者:您注意这个问题存在着国际的关注,在美国、在荷兰的情报局AIVD也是如此,您们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吗?

 

Jaap Meijer:这的确是个非常困难的现象。当然,我们在一个对黑客访问保持高度关注的政府中不会被视而不见,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我们看到的,不是专门针对华为的,政府使用了很多的方法。

我们想要的,是不断展开讨论,最好的辩护就是将讨论简化为事实。但是,要让中国政府和华为作为一家私营公司之间的关系,让(荷兰)人认为保持脱节,仍然很困难。

 

 

记者:中国对荷兰公司进行间谍活动,并渴望在2025年成为世界技术霸主。中国政府难道不容易让您摆脱这种观念吗?

 

Jaap Meijer:我不能代表中国政府发言。我们要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确保网络中滥用华为的设备,或为华为工作的员工,用作访问数据的渠道。尽量减少这种情况,这就是我们所要做的。

华为为员工制定了严格的规则,因为我们比其他任何一方都清醒地意识到,如果只发生过一次涉及华为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安全事件,那么我们就完蛋了。然而,华为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怀疑。

 

记者:中国的大使们警告说,欧洲网络品牌盖过了中国网络的品牌,同时,我们看到,华为和中国的电信公司中兴通讯控制着约80%的市场,这如何解释?

 

Jaap Meijer:我们看到,非中国公司在中国建设3G、4G和5G网络方面的大量参与。但事实是,华为在5G网络的技术发展方面是领先的,我们10年前就开始做了。因此,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网络管理者的选择将发挥着作用。是的,在中国,网络管理在国家手中,因此能够发挥作用。

 

 

记者:考虑到你们技术领先的优势,但在一些重要的欧洲市场中,网络管理者会在你们的竞争对手的帮助下,不选择华为而仍然更早拥有5G?

 

Jaap Meijer:这些是网络管理者的选择,也与频率的可用性有关。沃达丰是第一家在荷兰建设网络的公司,但是覆盖范围仍很小,其他网路供应商宁愿等待更长的时间。

 

 

记者;在英国,把华为抛在一边的压力很大。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欧洲的怀疑也在增加。这对华为有多大危害?

 

Jaap Meijer:我们对此深感不安,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确定性。在荷兰,内阁正在与一些网络供应商秘密讨论5G,没有听到华为和其他供应商的声音。这意味着华为能否继续提供设备尚不确定,这会对技术和投资决策的进一步发展产生影响。

此外,由于美国的措施,我们不再有权使用Google Play的服务,对此也带来很多问题。现在,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的商店,才能继续为智能手机提供所有服务。这需要时间、金钱和精力,业务会拖慢。

 

记者:这也是对政界的警告,您是否主张对工具箱(toolbox)更开放,以及对网络管理者有什么要求?

 

Jaap Meijer:是的,我们主张开放。我们认为,讨论应该针对安全性,它关系到国家安全和网络中某些组件的敏感性。您是否需要提出更高的要求?是的。现在的问题是缺乏清晰度,问题应该是:您对网络的哪些敏感组件施加了哪些要求?对设备的供应商又提出了哪些要求?由于不清楚,网络管理者也不知道政府的立场。

6月底即将进行频率拍卖,必须让网络运营商知道可以使用华为设备的程度,以及知道政府将施加哪些要求的情况下进行投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在打开门的情况下更多地讨论5G。

 

记者:您实际上是在为5G重要部分的设备寻求认证,如果不出现怎么办?

 

Jaap Meijer: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这种关于感知的讨论将继续发挥作用,我们相信,这将最终破坏消费者对电信网络的信心。 作为一个行业,我们对这种感知的讨论时间越长,消费者信心下降的程度就越大,荷兰经济增长所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资料来源:RTL Nieuws)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