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布拉邦特省的新问题:转移患者更困难,其他医院也饱和

0

将新冠肺炎患者从布拉邦特省转移到荷兰其他医院变得越来越困难,其他地区的医院也几乎达到极限。布雷达(Breda)安菲亚医院的微生物学家Jan Kluytmans说:“这使我们更难转移患者。”

该地区医院联合组织ROAZ的发言人说:“情况非常危急,我们像看到暴风雨的来临,涌入的病人数量仍然很高。根据模型预测,本周六和周日将达到一个高峰,病人会来到我们的医院。我们还看到,将病人送往其他地区的医院变得越来越困难。过去几天进展还算顺利,但我们也听说,已经几乎达到饱和了。”

荷兰重症监护协会(NVIC)主席Diederik Gommers今天上午说,现在,省外的医院接受重症监护的布拉邦特省居民的人数,比布拉邦特省本身多。

他今天上午在第二议院说,还需要更多的重症监护病房。 “星期一,我预计将有1600人在重症监护病房,目前还没有达到容量要求。虽然荷兰的医院在努力工作,尤其是在布拉邦特省,但是,我们并没有在所有医院看到这种情况。我们确实需要在4月1日之前做好所有的准备。为此,需要国家的统一指导,海牙需要更多的发号施令。”

自上周五以来,从蒂尔堡(Tilburg)开始分配病人到省外其他各地的医院,已有320名患者从南方被运送到荷兰其他地区。部长雨果·德·容格(Hugo de Jonge)星期天宣布,这项协调分配病人的任务,将在鹿特丹的伊斯拉谟大学医院中(Erasmus MC)进行。

情况仍可控

与ROAZ一样,布拉邦特省受影响最严重的两家医院,布雷达的安菲亚(Amphia)和蒂尔堡的伊丽莎白-特维斯泰登(Elisabeth-TweeSteden)医院说,情况仍在可掌控之中,但是影响是巨大的。

一位女发言人说,蒂尔堡的医院已经有41人丧生,昨天又有8人死亡。

在布雷达,现已收治了110名新冠肺炎患者,并正在对26名患者进行检测。布雷达医院的Jan Kluytmans说:“第一位患者于3月1日来到这里,因此可以看到人数已经很多了。我很高兴,RIVM现在报告该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已得到控制,但我们尚未意识到这一点。最近,有大量患者被转移到Terneuzen,这确实有所帮助。但是,当事情变得越来越困难时,又会变得令人紧张。昨天,我们还从另一家布拉邦特医院接过了四名患者,因为他们那里完全容纳不下了。”

Jan Kluytmans希望疫情的高峰就在眼前,“很快,我们应该真正看到3月15日采取的学校和餐饮业关闭等措施的效果。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