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怪现象:市长不能公布疫情,疫情下要隐私还是要生命?

0

受疫情重创的荷兰小城伦斯皮特(Nunspeet)和黑水镇(Zwartewaterland)市长,在接受新教日报(Reformatorisch Dagblad)的采访中说,隐私法AVG在疫情危机中,导致了更多人的丧生。

伦斯皮特市长Breunis van de Weerd表示:“当第二议会还在辩论重症病床过少的时候,我们这里的疗养院中的人们已经大量死亡。但是没人知道,因为官方机构不允许公布。公共卫生机构 GGD告诉我说,在伦斯皮特有人被感染或死亡的消息不要公布,因为这是可以追查的。我不得不通过半合法的渠道收集信息。”

他继续说:“当第一例病毒感染在埃尔斯佩特(Elspeet)出现时,我公布了,整个村庄都在谈论这件事情,但是我不能再说些什么,因为不可能说了。”

这全都因为政府规定的个人隐私保护法例AVG。

他的同事,来自黑水镇的市长 Eddy Bilder也同意说,的确有这种情况。“我只能利用自己的渠道来了解和获取信息。而且我也违反了规定,当第一例感染在哈瑟尔特(Hasselt)被发现时,我不能保持沉默。”

市长说,只有在大流行结束后,我们要谈论的是我们有时是否没有过于严格地执行疫情的规则。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我担心不得不叫让警察来,把人们赶出养老院,因为他们想去他们病重或垂死的父母那里。那真是非常痛苦的情况,你在询问自己,这是否是可以预防的呢?”

伦斯皮特在海尔德兰省,居民2万人,死了至少80人;黑水镇在上艾瑟尔省,人口也几乎相同,死亡50人。(资料来源:NOS/新教日报)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