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有此一说:通常每年冬夏荷兰都要死数千人,目前荷兰的防疫抗疫措施得不偿失

0

这是一篇又会引起议论的文章,刊于3月28日荷兰共同日报AD的网站上。教授的话说得有点含糊,欲言又止,但是,其中的内容核心不难理解。

荷兰奈梅亨Radboud大学的一位教授说,目前荷兰对抗新冠病毒采取的措施造成的生命损失,超过其能够挽救的生命,因为, “你看不到他们两年内就会死亡。”

奈梅亨拉德布德大学(Radboud Universiteit)安全管理教授Ira Helsloot坚信,当前的措施对公共卫生造成的损害要大于其带来的利益, “现在做出的选择,是出于对艰难选择的恐惧。”

 

生命的价值

他指出,一般新冠肺炎死者的平均年龄为80岁,还患有其他几种疾病,即使没有疫情,他们很可能会在一年内死亡。 “您赋予每个人额外的生命,但是作为公共管理部门,您必须透视成本和收益,并权衡它们。这种严厉的措施,可能也要延续数年的时间。”

他指出,荷兰正面临疫情措施造成的经济危机。 “我们有一项800亿欧元的紧急计划,我们可以将其投资在荷兰医疗保健事业上。有了这些钱,我们本可以赢得一百万年的生命。”

在荷兰,拥有一年生命的价值依据,使用的是科学的生活质量分析方法(“Quality-adjusted life year”)。现在,这方法还可用于确定某人是否仍然有资格在老年时使用新的肾脏。根据这种方法计算,在荷兰生活延长一年的值约为80000欧元。

 

通常每年荷兰也要死好几千人

他说:“通过所有的这些措施,我们只能使有限的人活着,而且通常只有一年左右。同时,却‘丢掉’了许多年的生命。”

除此之外,由于经济危机,许多人也将最终获得社会援助。 “如果您的收入处于社会救助水平,则您的平均寿命比正常收入的人短十年。因此,所有因这些措施而被解雇或仍被解雇而收入正在消失的人,其寿命将会缩短。您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作为政府,您必须仔细观察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而且还要仔细考虑由于您作为政府所做的事情,是否会在一两年内造成更大的痛苦。”

对于政府无法做的事情, Helsloot指责媒体也无法做。“如果是流感流行或者天气酷热,每个寒冷的冬天或炎热的夏季导致数千人的死亡,但是,媒体是不会给出死亡的人数的。”

此外,来自重症监护室的专科医生,只特别关注他们所了解的部分,他们在其中竭尽全力工作,他们在媒体上发表了这样的话:政府本身并没有关注重症病床短缺的投诉。”

 

什么事情也不做?

这样,执政者几乎不可能“逃脱”,必须要采取严厉措施,避免重症监护病房不足的指责。 “作为执政者,还完全依赖顾问。如果内科医生或病毒学家说您必须做一些事情,如解决重症病床不足的问题,那么,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变得很困难了。”

如今,什么事情也不做,不是吕特政府所倡导的。“我认为第一条措施可能是最好的:如果生病了,请待在家里;禁止重大事件也是可能的,因为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也不会太大。

此外,他们应该考虑如何更有同情心地隔离弱势群体的方式。例如,通过使每个荷兰人都有义务成为义工,为弱势群体服务。

无论如何,这些措施几乎不会产生任何经济影响。 “最重要的是,社会可以尽可能地继续发展。”

 

苦果必须吞下?

目前的措施仍然可以逆转。 “但是那很复杂。医学专家不会改变立场,第二议院也要继续发挥其作用,政府也不会突然说,所有考虑实施的措施我们都应该放弃。目前,这些都必须吞下。

对于未来几年我们对自己和社会应做的事情,Helsloot感到非常难过。“我们对于现在做的一切,所遭受的打击,都难以失去了。我们无法更多关注明天的病人,这使我很不开心。”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