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色情业国会请愿,希望提早复工,但政府不放松

0

根据荷兰的解封路线图,9月1日,将进一步放宽疫情措施,桑拿浴室和赌场被允许再次开放,性工作者也被允许重返工作岗位,但是,后者发现这太迟了。就她们而言,希望在下星期一可以重新开始工作。为了安全地工作,致力于改善性工作者地位的机构SekswerkExpertise,今天向国会提出了针对色情业的个人和公司的行业协议。

 

 

“疫情中安全性爱”的一些规则比如:事先通过问卷调查,检查顾客是否健康;确保有足够的非医用口罩;在接待每位顾客之后更换床单。该协议说,性工作者还应避免与顾客进行接吻,避开“潮湿的呼吸区”。

 

 

色情业认为受到不公平对待

 

该规则是基于适用于其他接触专业的协议,例如理发师、美容师和按摩师。这些行业已经被允许在6月1日恢复工作,色情行业认为这是不公平的,“人们认为性工作是不同的,但是为什么不同呢?”维权人士伊维特·卢尔斯(Yvette Luhrs)想知道。她自己也是性工作者,通过网络摄像头从事色情工作,还制作色情作品。

也许是因为与性工作者的身体接触比与理发师的身体接触更为亲密?卢尔斯认为,这种比较并不完全正确。 “性工作者在远距离和近距离游戏方面都极具创造力,这一点没有改变。”

她强调,性工作者一直在保护自己免受各种病毒和细菌的侵害。在这方面,新冠病毒只是其中之一。“我们习惯于与客户谈论诸如此类的事情,但对于理发师来说,甚至可能更加困难。”她说。

 

 

“潮湿的呼吸区”

 

性工作者蒙娜(Moira Mona)认为,在性行业中,您可以找到“正宗的卫生潮人”, “我们一直都使用洗手胶,戴上乳胶手套。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遵守一些特殊的规定,例如,其中规定了我们必须在多少度的热水中洗涤毛巾,以及怎样对毛巾进行消毒。”

那么身体接触呢?作为性工作者,如何根据新协议规定,要避开客户的“潮湿呼吸区”?蒙娜认为,这并不困难, “我们并非总是与每个人交换体液,我们总是使用避孕套,几乎不亲吻,而且有很多姿势,能够避开对方的呼吸空间。”

蒙娜说,与以往相比,最重要的变化是,性工作者必须更加严格地检查顾客是否有症状。 “也许用正常体位发生性行为,根本不可能,因此,使用这种体位的爱好者,可能是不幸的。”

 

性工作者的财务问题

 

最近几周,一些性工作者也继续工作,否则她们将陷入财务困境。

并非每人都可以从政府那里得到财政的援助,不仅是不合法的妓女,有些性工作者选择的付款方式,也使她们介乎独立经营者和有薪雇员地位之间,因此错过了某些津贴。

据估计,经济补偿被排除在外的性工作者有数千名,荷兰政党基督徒党(CU)在4月初就要求引起注意,荷兰工党(PvdA)和民主六六党(D66)党也询问有关对性工作者支持措施的问题。

荷兰社会部长库尔梅斯(Koolmees)前天作出回答。他认为,在某些情形下,某一类性工作者确实没有“在疫情危机或失业救济的情况下享有财务安排”的权利,但他说,如果性工作者符合条件,可以寻求一般的社会救济金援助。

在回答为什么性工作者只能在9月1日恢复工作的问题时,库尔梅斯回答道,主要原因是并非所有行业都可以同时开放。或者,正如首相吕特6月4日在第二议院辩论中所说的那样:“究竟在7月1日还是9月1日开放,的确是任意的,我也要坦白地说。

库尔梅斯部长在信中说,他认为没有可能在9月1日之前恢复性服务。

看来,荷兰的性工作者比比利时的同行更为不幸。(资料来源:NOS)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