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未消停,红牌子出现了,荷兰又有新的抗议运动,名字叫WO in Actie

0

荷兰真是一个抗议成风的国家,无论王族或政要,无论多么显赫,随时要准备接受来自民间的挑战。

在昨天阿纳姆又有黄背心继续抗议示威,声称日后每星期都来一次的同时,在海牙,有2000多名大学师生和科研工作者举行示威集会,抗议政府的节省政策。

这个运动叫做WO in Actie,发起人是阿姆斯特丹大学的一位教师Rens Bod ,他说,他有个感觉,这个运动将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抗议运动。

这是继小学教师的抗议运动PO in Actie和中学教师的抗议运动VO in Actie之后出现的以大学师生和科研工作者为主体的抗议运动。一些参加活动者佩戴一块红色的四方牌子,这是国际性的大学抗议标志。昨天的抗议集会上,他们甚至希望把一块红色的牌子交给荷兰的教育部长,但是,教育部长没有出现。

由于政府的节省政策,削减大学经费,因此,大学员工普遍感到工作压力加大。Rens Bod一年前开始和大学的同事讨论过这个问题,根据科研工作者工会VAWO和FNV工会的调查,去年70%的大学员工感到工作压力很重甚至超重。

荷兰大学联会VSNU称,中央政府根据学生人数发放的津贴,已经从2000年的每人2万欧元,下降到目前的1.5万欧元。与此同时,研究所Rathenau Instituut称,从2003年到2016年间,获得硕士学位的增加了57%,博士学位甚至增加86%,但是,高校教师人数只是增加了16%。

Rens Bod说,除了工作压力重,大约从15年前开始,大学和青年教师签订的临时合同也多起来,这给了青年教师一种不安定感。虽然他自己是长期合同,但是,认为必须为青年教师争取更好的待遇。

这次抗议集会,除了邀请教育部长进行会谈反映情况有所答复这一点之外,具体的成果还看不到,但是,他感到有2000多人参加集会,特别是工作非常紧张的科研工作者前来,已经是一个成功标志,计划1月15日前后再进行商讨,看看是否再次举行集会,讨论下一步的行动,不排除举行罢课。

曾经在苏格兰工作的Rens Bod说,经验证明,教师罢课是有力的武器。当时教师为争取福利声称在考试周罢课,呼声越来越大,最后迫使苏格兰政府作出让步。

WO in Actie有具体的目标,要求政府每年多拨款10亿欧元用于科研教育经费,取消先前的节省2亿欧元的计划。不过,是否短期内实现,还很难说,因此,是否采取罢课这样的激烈行动,Rens Bod称取决于荷兰的教育部长。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