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是怎样打造出来的?——全荷华人迎春活动的由来及发展

0

作者按:这是一篇2011年撰写的旧稿,当年是因为纪念华人登陆荷兰100周年。除了删去和补充个别细节之外,保持原貌刊登。

  

文章距今已有7年时间了,当年(2011年),以海牙为中心的全荷华侨华人迎春活动只是第9届,如今,庆祝中国新年活动已经是第16届了,这是欧洲、甚至世界上也罕有的由主流社会出资资助华人社会的民俗活动,并已经形成了一项制度。

  

举办这项活动16年了,虽然总有噪音、坑洼,总有可能不谬的谬论和自以为是的真理,总有争论得面红耳热之处,至今没有平息。但是,在每次活动结束,媒体和自称为“媒体”的一些广告报纸,大多以“完满、成功”一类的言辞溢美。  

  

历史,是一道缓慢的恒河,每个重要的人,每个重大事件,其实都不过是一颗小沙子,更何况不那么重要的人不那么重要的事。所以智者总能清醒看待自己,一件事情完成了,心安理得,知道笑看人生,心中自养浩然之气,小一点说,即今日之谓“养生”。

  

每一件事情,总是很多人一起来办,才办得成,比如说,荷兰海牙迎春活动这件事?

  

下面,请阅读7年前的原文。

  

当撰写此文的时候,海牙今年是否还有全荷华人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居然因荷兰媒体的“误导”,而引起华人和荷兰民众的疑问。“今年海牙不搞春节活动了!”据笔者所知,起码在海牙的华裔老人住宅中就笼罩着深深的遗憾,而一些荷兰友人,也引用荷兰媒体的报导传播着疑惑和不解。他们是从荷兰的地方电台、媒体网站和报纸上获得这等消息的。

  

啊,记者啊记者,你的笔遣词用语,要小心哟!

  

我不得不对其中一长者解释:有,还有,去吧,2月5日去吧,带上你的荷兰街坊邻里和朋友去吧。不仅盛大的活动如常举行,而且还有巡游,有舞龙舞狮,有唱歌跳舞,有武术功夫。我当时不敢说“还有象征辞旧迎新、辟邪就吉的放鞭炮”,因为笔者心中也有疑惑。

  

起码,西荷兰投资局就对荷兰媒体有关今年活动的误导很是焦急,特别致电记者,希望得到澄清。

  

幸好,1月31日荷兰地方媒体RegioTV的一则消息,透露了2月5日的庆祝活动的消息,大意说:跟先前的消息不同,在游行队伍经过唐人街牌楼的时候,仍然有鸣放爆竹的活动。注意,RegioTV强调了先前曾有过“不同”的消息。

  

全荷华人海牙迎春活动已经是第9届了,从2003年开始,从未间断,华人不会让她止步,友好的荷兰朋友也不会让这洋溢着中华文化色彩和传播祥和祝愿的喜庆气氛,在海牙这个政治行政中心的空气中消失,不会让铿锵的中华鼓点和爆竹声音,在海牙车仔街的中华牌楼下沉寂。

  

于是,我的文章的开头不得不改成现在这个模样。

 不同凡响的横空出世

  

虎年春节,是张军来荷任职中国驻荷大使第二次参加以海牙市政厅为中心会场的全荷华人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他致辞的时候说,中国的春节庆祝活动已经走出唐人街,成为中荷文化交流的知名品牌,宣传中华文化的重要平台。

对于2003年首次举办的迎春活动,当年的新华社记者田凡报导说:

  

大年初一的一场漫天飞雪,让荷兰首都海牙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但在市中心的市政厅广场和相邻的唐人街却热闹非凡。在激昂的锣鼓声中,十几米长的巨龙在上下翻滚,或红或黑的雄狮在雪地上欢腾跳跃,煞是好看,不时引来围观者的掌声和叫好声。

  

时近正午,雪越下越大,风越吹越猛,可表演者和观众的兴致却末稍减。从市政厅广场开始,一辆辆彩车和游行的方队冒着风雪缓缓出发了。以“巨龙”和“雄狮” 打头,高举着中国和荷兰国旗的彩旗队引领着十几个方队开始了沿街的“彩妆巡游”活动。震天的锣鼓既驱散了雪日的寒意,也让平日寂静的海牙城顿时热闹起来。

  

这是由全荷华侨华人社团联合举办的大型春节庆祝活动,约3000多名华侨华人欢聚一堂,举行盛大的巡街游行表演。这么多的华人联合起来,以这样的方式和这么大的规模庆祝春节,在荷兰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在荷兰这样一个和平宁静的小国,如此盛大的游行是很引人注目的。荷兰主要的电视台、电台和报纸都派来了记者报导中国人欢庆春节的盛况。

田凡的报导还写道:

  

荷兰移民与归化大臣纳韦恩(Nawijn——笔者注)、海牙市代市长沃科克都参加了活动开幕式,并参观了在市政厅里举办的中国书画和工艺品展览。

  

纳韦恩部长说:“长期以来,华人的形象是封闭的一群。但现在,华人的形象正在改变,我们看到,荷兰的电视和报章对华人的关注开始增多。我希望象今天这样的活动,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华人和中国文化”。

不用作者饶舌,从当年新华社记者的描述可以看到,全荷华人的庆祝新春活动,已经有相当的规模,而且游行队伍的人数也是目前为止最多的,而这项活动,得到主流社会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认同和支持,引起主流社会的广泛关注。

 播种之后的开花结果

  

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荷兰自然也不例外。

  

2003年之前,荷兰华人社区较大规模的活动多在鹿特丹举办,De Doelen音乐厅就是这项活动的中心;阿姆斯特丹在唐人街也年年组织较大型活动,2001年甚至狮子舞进了阿姆斯特丹市政厅。不过,这些活动始终跳不出“地区性”这个框框。

  

为了将这项品牌活动的来龙去脉弄得更加清楚,笔者翻阅了过去的资料,并且访问了当事人。

  

2002年12月29日的中国《人民日报》报导:

12月28日,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假座鹿特丹“海洋乐园”为荷兰侨界举行新春团拜活动。大使馆陈小明参赞主持了团拜和座谈。朱祖寿大使在团拜活动上首先向荷兰的华侨华人致以新春的祝贺。……随后,大家就2003年荷兰侨界联合举办庆贺春节活动的安排做了讨论。2003年荷兰各华人社团将联合庆贺中国新年,各社团都将在活动中担负一定的工作。

可见,从2002年开始,这项工作就纳入了荷兰华人侨团的议事日程,成为侨团的共同行动。

  

杨鸿,是第二届春节庆典的组委会主席。他回忆道,当年出任全荷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的胡志光提议,在荷兰华人越来越多,希望能够组织一个庆祝中国新年的全国性活动,这个提议引起中国驻荷使馆的高度重视。但是,光靠侨界的力量难度很大,于是试着跟海牙市政府商量,想不到市政府爽快地答应了,并为此专门成立了活动机构。

  

第一届的大会主席是胡允革。他回忆说,这项提议是胡志光先生提出来的,当时的领事部主任汪银儿十分重视,希望像法国一样,迎春活动能够和主流社会一起搞,成为固定的节日,并向使馆领导汇报了。具体让我去操办,我们开了几次会,和海牙市政府合作搞,市政府很高兴,愿意出资3万欧元。

他还回忆说,第一次活动当天下雪,但是有5000多人参加了大游行,每个侨团都参加了,各个侨团组织自己队伍。费师傅(费玉樑)、刘师傅(刘水胜)的狮子队都参加了,规模很大。

  

第一届之后成为一个制度,并且成立了荷兰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任务主要就是操作海牙的全国性迎春活动,胡志光、黄钺、杨鸿和我等人参加了。杨鸿出资1万欧元,当上这个基金会主席,也成为第二届春节活动的大会主席。

  

当胡志光这位当年的全荷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被问及活动的由来以及为什么当年他会有这样设想和提议的时候,他只是谦虚地说,希望这项活动坚持下去,并且要成为让所有华人都动起来的活动。

  

当年,具体和市政府谈判的,是孙春梅,当年她在海牙大学MBA毕业后,在海牙市政府下属的唐人街发展基金会工作。如今,她是海牙的欧中商务中心执行总裁,往返于中国和荷兰,奔走在欧洲各国政治家之间,为推动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建设,继续贡献力量。

 打造品牌靠大家给力

  

2004年,接替朱祖寿出任中国驻荷兰王国特命全权大使的是女外交家薛捍勤,她在当年的迎春大会致辞时候说:我真诚地希望侨界能够把这个非常有意义的活动作为传统,持续地办下去,并不断地发扬光大,让它成为中荷两种文化交往的象征。

  

在活动办到第三届的时候,这深情祝愿隐含着希冀。

荷兰内阁换届,中国驻荷大使易人,而继胡允革、杨鸿之后,周守局、郭文飞、王剑光、裘伯平和杨华根先后出任活动的大会主席,杨鸿在2010年再次承担这副担子。而兔年出任主席的,是侨界中的少壮派、荷兰华人总会会长黄麒麟。

  

主席要筹钱,不是小数目,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海牙市政府支持的3万欧元,大约只能应付一半的实际开支。这些天来,黄麒麟的嗓门哑了,不是钱的问题累的,“因为一开会,大伙都很给面子,很支持”,而是活动的大大小小细节都要考虑到,多次的会议,数不清的电话往来,还有不足的睡眠,把嗓子也搞哑了。

  

多年来,更有无数默默地用各种方式支持这项活动而不求回报的人们。

  

自然,不排除有名字作为筹委会成员见了报却没有履行职责义务的人;不排除有因为报纸上的名单出现某些小错误而动肝火的人,他们的不满也是值得理解和让其发泄的;但是也有出了大力气却在关键时刻主动把主席台上的座位让出来,继续执行其大会“总指挥”职责的幕后功臣。

  

这位侨领当年坦然对记者一笑:这是好事,因为突然内阁来多了一位部长,主席台上没有空余的椅子,我让谁让,都是一样。

  

某年的活动,资金出现赤字,一位“无名氏”捐款X万欧元,解决了问题。侨界中都清楚这位“无名氏”的身份,这位侨界领袖赢得了人们的赞誉,且类似的无名氏在侨界中不是绝无仅有。

我们还必须提及所有多年来为让这项活动健康顺畅地得以举办的无数义工。

  

正是这些堪称脊梁式的人物,筑成海外华人的一条坚韧的文化基因链,一道彰显中华文化和发扬中华传统的长城。

  

当然,来自祖(籍)国的关爱和支持,给荷兰华人的迎春活动增添了热闹喜庆的气氛,高水平专业团体带来的文艺演出,一直是迎春活动的亮点。

  

胡志光说的“让迎春活动成为促进所有华人都动起来的活动”是很有意义的。笔者甚至补充说,也要让荷兰社会及更多的公司、机构和企业动起来。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意义,我们有理由认为,日后这项活动的组织、筹备和操作,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现任中国驻荷大使张军曾经说过,在这项活动形成一个品牌的时候,需要进一步提高迎春活动的档次和水平。

 兔年前夕的小风波

  

兔年前夕,某些荷兰媒体发布的消息造成了极大的误解。

  

那是1月17日前后,包括发行量颇大的免费报纸《De Pers》和西荷兰地区某些地方媒体,如Den Haag FM等在内,发表以《 Geen Haags Chinees nieuwjaar》(海牙没有中国新年)一类题目的文章,甚至一度连笔者也感到困惑。幸好,一个电话就弄清了问题,但是,并非华洋读者听众都有笔者这种信息来源。

  

Den Haag FM的报导虽然称市政厅内的活动入场举行,但是下面一句又是令人困惑的:Volgens de Stichting China Town, organisator van het Nieuwjaarsfestival is er nu voor de gewone man geen nieuwjaarsfeest in de stad.(据唐人街协会这个新年庆祝活动的组织者称,对一般人来说,现在市内没有新年庆祝活动了。)

  

笔者在急,每年鼎力支持这项活动的西荷兰投资局也在急。

  

1月19日,海牙市政府正式对外发表新闻公告,明确表示:De landelijke viering van het Chinese Nieuwjaar vindt plaats op zaterdag 5 februari in het Atrium van het Haagse stadhuis.(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2月5日星期六在海牙市政厅大堂举行。)

问题得到官方的正式答案,但造成误解究竟在什么地方出岔子了?

  

一时之间,笔者不便作任何结论,但是, 一份荷兰华人报纸已经采访了每年在海牙唐人街组织鸣放鞭炮和舞狮采青活动的刘水胜师傅,他就此作出详细的回答。如果将问题作简单化描述的话,那就是:由于经费的问题,今年刘水胜师傅不再组织如往年一样的活动。荷兰记者获悉这一消息,但是这些记者却似乎不知道唐人街的舞狮采青和市政厅大堂的全国性庆祝活动,是分别由不同的团体负责组织。

  

也许是接受采访者和记者之间的沟通出了问题,也许是唐人街协会的表达欠缺准确或者被误解,也许是什么别的微妙因素,甚至也许政府削减津贴有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这些荷兰记者太不专业了!

  

当我们高兴的时候,总有人不高兴;个别人的不高兴,却不会妨碍我们的兴高采烈。送走金虎,迎来玉兔,中国人遨游太空,到广寒宫和嫦娥共饮桂花酒,是早晚的事,然而,某些西方人眼中,我们还是拖着小辫子的族类,甚至在话语的强势之下就会趴下。

  

不要紧,朋友,让我们一起到迎春活动的现场去,让耳边灌满喜庆的锣鼓,让胸腔充溢鞭炮的硝烟,那是我们的迎新仪式,我们将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和理解,就像我们越来越认同和理解荷兰朋友的元旦海水浴一样。

  

后记:再次提醒读者,这是7年前的文章。继胡允革、杨鸿(两次)、周守局、郭文飞、王剑光、裘伯平、杨华根、(杨鸿)、黄麒麟之后,担任过活动大会主席的还有周建波、郭文新、朱伟勋、张光木、钟仕昆、张秋月和季增斌。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