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荷兰华人参政走过的路

0

荷兰四年一度的市议会选举在即,这次出现了一些新的气象,尽管先前已经有过类似的气象,但是,这次华人参选和拉票的意识强烈,气氛很浓,茶也喝得特别多。在华人群体当中,也出现了不同候选人之争,以海牙竞争最为强烈。

这是好事。

甚至某些社团或群体倾情资助某一候选人,也合情合理合法,只是各显神通而已。

关于荷兰华人参政走过的路程,笔者已经写过文章,涉及具体的组织机构等。可是,一些言论却违反了基本的事实,让笔者到了不得不一吐为快的程度。有人为了彰显某些团体心仪的某个候选人,突出其“重要”,声称如果投票给他,“让其顺利当选,则打破百年来华人在荷兰参政的空白,政坛就有了华人的代言人”云云。类似言论版本有少许差别,但不绝于耳。荷兰华人中的有识之士,纷纷掩嘴,或嗔或笑。

这太看低荷兰华人了。

荷兰新上任的外交部长因为一句谎言,就被媒体轰下了台。因此,在西方,政见可以不同,但是谎话不可乱编,起码不可胡言乱语,因为后果很严重。用些假大空的语言,仅依靠微信中的呲牙裂齿挥拳头竖拇指的作状,相信拉不到票。

荷兰政坛,哪一级的政坛?政府?内阁?国会?省议会?市议会?区议会?还是政府中的公务员?

华人,什么的华人?荷兰华人?苏里南华人?印尼华人?香港华人?大陆华人?在荷兰出生成长的华人?改革开放后从中国大陆移居荷兰的华人?

本文只是澄清一个事实,华人参政,早有成功的先例。荷兰二院、荷兰一院、内阁阁员、市议员,市长,都曾有过华裔血统的人士担任,在上世纪和本世纪。虽然,他们甚至还没有中文的名字,但是,他们毕竟有华裔血统,其中不少人,亲近中国,也直接帮助华人参政议政,帮助会讲中文的华人进入政界,做了很多工作。这可以举出一些名字:何天送、陈英茹、Khee Liang Phoa Mei Li Vos等,这些都是荷兰华人社会熟悉的。

其中的Khee Liang Phoa很有意思。这位曾经在Balkenende 第一任内阁时期出任家庭和妇女解放事务部国务秘书的专业人士,可以说是进入荷兰内阁的第一位华裔,参加了LPF党的他是接替宣誓就职不到8个小时的一名同党女政客入阁的,后者因为丑闻被传媒揭发而辞职下台。不过,Phoa的国务秘书当了也不过40多天,短命内阁垮台。后来他到北京学习中文去了,也在当地的旅行社找到一份工作。目前没有了消息,他也许不知道,他已经创下了一项纪录。

至于向政坛冲击的会讲中文的华人就更多了,有些成功了,有些没有成功。

正如我去年一篇关于荷兰大选的文章所说的:荷兰华人(这里指的是从香港或大陆移民荷兰的会讲中文的华人)实际上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关注荷兰的政治。

据荷兰汪永全先生文章回忆:1994年市议会选举,荷兰“中华互助会”就呼吁华人“关注权益,踊跃投票”;1998年有华人候选人首次参加市议会选举;首次有华人当选是2002年。

据我的回忆,的确,1998年就有华人参加市议会选举,是Alkmaar的邓润纳,他是香港移民,讲流利粤语,代表基民党(CDA)参选。当时,华裔何天送也在该城市担任副市长,两人关系很好,是何天送鼓励他参政的。我当时已经在荷兰公共广播电台中文部工作,对他进行过采访。不过,虽然没有选上,相信他是第一位参加市议会选举的“纯正”(有中文名字会讲中文)的华人。后来,热心中文教育的邓润纳夫妇还先后获得了荷兰王室勋章。

此后,荷兰华人或参加二院选举,或参加市议会选举,每届都不缺。参加过国会大选的有何天送、吴远强、郑淑卿(自由党PVV)和黄咏芝(第17号党)。

参加地方选举的就更多了。据我可能时间和人名等细节有误差的回忆,对当年的采访作了相互的引证,2002年有吴远强(最终当选为候补议员,并履行了短暂时间的阿姆斯特丹市议员职务)、张尧、邓建平、李凤珠、Apeldoorn黄姓女子; 2006年有吴远强、张尧、李凤珠、王盟中;2010年也是6人,分别是张尧(与前面的张尧并非同一人)、王盟中、吴远强、李凤珠、黄正杰和李彬;2014年有吴远强、文俱武、Artuur和周蔚宗。

这其中,据我的回忆,最多的一次当选(中小城市)议员和大城市区议员就有就有5人:吴远强、张尧、邓建平、李凤珠和在Apeldoorn的一位黄姓女子。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因为电话联系采访的时候她家人说她不在,采访不成。

吴远强是荷兰华人参政的元老,先后代表不同党派,参加过大选、省议会和市议会的选举。

2018年,参选的华人就更多了,只是继续举着前辈的火炬,踏着前辈的道路前行而已。后来者,要请教先行者的经验和教训,一些瞎指挥和假大空的口号和套话,并非成功的保证。吴远强说过,参政,也许需要整整一代人的努力。

祝荷兰华人在参政议政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成熟!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